[ “关于多边主义,我完全同意它是一种方法而不是一种制度。制度是法律基础设施和机构,在多边法则下使得国际关系可以运行。我们必须超越将多边主义理解为某些国家合作的层面,转向我所说的诸边主义,即把多边主义扩大到主权和国家之外。我指的是企业、非政府组织、大型学术机构、区域、城市,它们现在也是国际体系的利益攸关方。” ]

  世贸组织(WTO)面临多重危机,除上诉机构停摆之外,新总干事甄选一事也无法按时举行。

  原定于11月9日在日内瓦WTO总部召开的总理事会特别会议已被推迟,且目前尚无重新召开该会议的具体时间。

  新西兰驻WTO大使戴维·沃克(David Walker)在向WTO各成员方通知会议推迟的决定时表示,原因是“健康状况和当前事件”。

  目前,与其他163个WTO成员方在WTO总干事问题上未能达成共识的,是美国代表团。此前在10月28日,WTO方面宣布,在同所有驻WTO代表团磋商后,各方最有可能达成共识的候选人,也是最有可能成为WTO第七任总干事的候选人,是来自尼日利亚的前财政部部长恩戈齐·奥孔乔-伊韦阿拉(Ngozi Okonjo-Iweala)。

  WTO同时表示,对于WTO拟推荐奥孔乔-伊韦阿拉任总干事一事,美国表示将继续支持另一位候选人、来自韩国的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通商交涉本部长俞明希,并直接表示无法支持奥孔乔-伊韦阿拉。

  面对未来有可能出现的变局,WTO将如何进行改革?全球贸易又将面对何种变局?

  近期,在由全球化智库(CCG)主办的“第六届中国与全球化论坛”期间接受第一财经记者独家采访的WTO前总干事拉米,对WTO在软件和硬件方面的改革均作出展望。他表示,(如果当选)拜登将会回到谈判桌前,试图通过谈判找到必要的一致性。

  WTO有两个问题

  第一财经:面对目前WTO所面临的重重危机,你认为改革重点应当聚焦何处?

  拉米:我认为WTO有两个问题:第一个是WTO的软件问题,第二个是它的硬件问题。

  通常,专家、外交官、知识分子的注意力大多在软件部分,也就是规则(rulebook)。WTO是关于全球贸易规则的组织,是在确保开放贸易的好处的同时,又具有公平竞争的环境。我认为未来几年会有(改革)软件方面的议程,因为在相当长的时间里,规则都没有过调整。譬如,那些与数字贸易的规则有关、与进一步公平竞争的国家补贴的准则有关的方面。

  WTO在硬件上也有很大问题。WTO的机制(machinery)已经很老了:在很多方面,这是一种“中世纪”的组织,成员方决定一切,而秘书处什么也不决定。这不是(解决问题的)办法。

  现代社会中,一个国际组织不仅是一个组织,更是一个机构,有必要重新平衡决策系统、提案的制定方式、审议方式和讨论方式。我认为这个问题是一个机制问题。

  但有时,机制问题才是事情无法运作的真正原因。我们应该更加关注这个问题,尽管我认识到,如果进一步摆脱这种由成员方驱动的口号,我们就会引起外交界的注意或者惹恼商业界,但我认为,我们必须时常做好准备。

  通过谈判找到一致性

  第一财经:考虑到美国政局有可能的变化,这对全球贸易的未来有什么影响?

  拉米:现在的好消息是,当特朗普政府试图破坏、损害和使WTO瘫痪时,(如果拜登能当选)拜登将回到谈判桌上,试图通过谈判找到必要的一致性。这就是所谓软件方面的改革。

  第一财经:在过去四年中多边主义遭受质疑,未来在此方面,全球是否能够回归正轨?

  拉米:关于多边主义,我完全同意它是一种方法而不是一种制度。制度是法律基础设施和机构,在多边法则下使得国际关系可以运行。我们必须超越将多边主义理解为某些国家合作的层面,转向我所说的诸边主义(plurilateralism),即把多边主义扩大到主权和国家之外。我指的是企业、非政府组织、大型学术机构、区域、城市,它们现在也是国际体系的利益攸关方。

  因此,我们必须使国际合作不再被垄断,并为其他国家开辟道路,使它们能够更有针对性地结成联盟,这种联盟可能不是永久性的,但却能取得一些成果。而我们知道,过去几十年来,由于各种原因,多边体系已经达到了这样的目的。

上一篇:智通港股早知道︱(11月24日)美股造车新势力涨势如虹,留意港股汽车板块趋势向好    下一篇:欧洲主要股市下跌    

Powered by 澳门十大正规平台 @2018 html地图

Copyright 站群系统 © 2013-2021 版权所有